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_一女五夫的幸福生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
  • 来源:酷乐网

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

答: 很久很久以前,住在山沟沟山沟沟里的宋家五兄弟卖了两头猪买了个小媳妇回来。
王二妮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了七嘴八舌的声音,而自己的身 似乎被人当成玩具一样随意 。
宋大郎 “手这么小,脚这么小……,像我闺女似的。”
宋二郎看了眼扁平的 部 “以后多给媳妇吃土豆吧,我听王大娘说多吃土豆, 就会鼓起来。”
宋四郎暴躁的捏了捏头发,“他  个熊的……”
宋五郎留着鼻涕“媳妇会不会嫌弃我个子矮?”
宋三郎犀利的说道 “谁先洞房?
“我不要洞房……”王二妮哭了,因为她发现五个兄弟的小帐篷都起来,谁能来救救她,这么小的身板,这么小的年纪,五个男人?不是要她命吗?

当张馨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在一栋黑漆漆的屋子里,硬硬的土炕,铺着有些味道的粗糙棉被。

“吱呀”一声门被打开,屋外朦胧的月光照射了进来,一个被晒的黝黑的妇人一脸愁苦的摸样,“二妮,你可别在想不开了。”

张馨努力的想要开口,却发现嗓子很痛,妇人走到了张馨的跟前,按住了她的胸口,“别说话,你上吊的时候脖子卡的太厉害,伤到了嗓子。”

上吊?张馨感觉自己快疯了,这是什么地方,而自己又在哪里?这个妇人又是谁?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,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臂竟是细瘦的如干柴一样,她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发现竟然是一个非常瘦弱的小女孩,不……,这不是她的手,也不是她的身体,谁能告诉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?

妇人看到张馨恐惧害怕的眼神,神色黯然,“娘知道家里对不住你,让你嫁到牛河山里的宋家五兄弟家里去,可是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,你忍心看着这一大家子饿死?”

张馨拼命的摇头,想要告诉这个妇人,自己不是什么二妮子,她也不认识眼前的人,只是努力的半天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唔唔声。

“哐当”一声,门又被打开,一个高壮的男人出现在门口,他不耐烦的皱着眉头,“孩他娘,跟这死丫头说这么多干什么?出嫁前一天要上吊,这不是要害死咱家?人要是死了,俺去哪里陪宋家的聘礼钱?”

“他爹,二妮还小呢……,一定要让嫁过去吗?”妇人不忍心的说道。

高壮的男人走了进来,双颊凹进,脸上呈现了营养不良的土色,“小什么小,十四岁已经是大姑娘了。”

妇人看着自己男人拿着一把粗麻绳,恐惧的站了起来,“他爹,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死丫头不老实,先捆起来。”高壮男人毫不留情,熟练的把粗麻绳绑在小女孩身上,又打了个死结,这才放心。

“你在这看着,我先去睡会儿,一会儿鸡叫了,宋家兄弟就来领人。”高壮男人撂下话,就径直走了出去。

妇人看着被绑住的张馨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来,“是娘对不住你,可是你爹要把你卖到那肮脏的地方去,我想你嫁给宋家兄弟做共妻,总是比在肮脏的地方被外人糟蹋的好,二妮,你可别怪娘……”

此时的张馨已经完全的傻了,似乎又回到了小的时候,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山沟沟里,从山沟到最近的县里要走半天的山路,村里的人穷,是属于附近有名的贫困县,张馨的爸妈生了五个孩子,她和几个姐姐都是小学没读完就在地里干活,她的童年就是在那片大山下的梯田里长大

再后来满了十六岁她就去大城市找活干,因为没文化只能当个服务员,不过她没有放弃梦想,张馨从小就聪明,看过的书过目不忘,她想攒够了钱就重新去读书,考上大学,在考研究生……,给村里人长脸,也给父母争气。

没有想到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,二年后的一天,她回到宿舍后发现,自己赞了两年的钱都被偷了,然后她浑浑噩噩的走在路上,一亮巴士横冲过来……,她不是应该死了吗?

“别哭,二妮,我打听过了,那宋家五兄弟人都是好的,他家日子虽然清苦,但是总比在家饿死强。”妇人的见张馨流了眼泪出来,也心酸的擦了擦泪水,劝慰的说道。

张馨看着这个年纪应该只有三十多,但是已经被生活艰辛折磨的沧桑的脸想,想起了自己的妈妈,也是老的很快,不到四十已经满是皱纹,连腰都弓了起来,她的眼泪更加汹涌的流了出来……

妇人陪着她唠唠叨叨的说了好长的时间的话,她知道了这个小女孩叫王二妮,是这家第二个女儿,大女儿前年嫁给里东村的刘屠夫,因为今年闹了灾荒,好多人家都过不下去,家里实在没有办法就准备她卖了……

鸡刚叫了一声,高壮的男人就走了进来,对着妇人说道,“你给她身上套上喜服,小心不要把绳子给松了,一会儿要是跑了可就找不到了人了。”

妇人拿了红色的粗布喜服,轻柔的套在女孩瘦弱的身体上,又重新给她梳了头发,戴上了一朵红色的绒花,才露出满意的神色,“咱家里,就属你最好看,肯定随了你姥姥,二妮子不知道吧,姥姥年轻的时候那可是远近闻名的美女,好多小子来求呢。”

天就渐渐亮了起来,来迎亲的是宋家的老二和老三,他们家兄弟名字一字排开,分别是宋大郎,二郎,三郎,四郎,五郎……,好认的很。

宋二郎长的壮实,五官硬朗,人看起来却是憨憨的,宋三郎比起二郎要秀气一些,颇有些英俊的味道,他们两个人从王父的手中接过了小新娘。

王父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儿,这才有了些伤感,只是他到底是男子,很快忍住,对宋家兄弟说道,“我家二妮子以后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王母在旁边开始抽泣的哭了起来,惹得张馨……,不是应该叫王二妮,惹的王二妮也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,她哭自己悲惨的前生,又哭自己现在的命运,总觉得老天对自己未满太过残忍。

“岳父放心,以后我们会对二妮子好的。”宋二郎朗声说道。

太阳渐渐高升,温度也热了起来,王二妮汗流浃背的跟着宋家兄弟走在山路上,这山路并不陌生,她以前也走过无数遍,只是这小女孩的身体太过羸弱,她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。

宋二郎看了眼王二妮,“可是累了?俺背着你吧?”

王二妮急忙摇头,一副惊恐的神色,她一想到自己变成了莫名的王二妮,又嫁给了五个兄弟做共妻就觉得毛骨悚然,根本不想靠近他们一步。

宋三郎了然的一笑,“这小丫头,闹脾气呢,别管她,咱走,一会儿走不动了自然就求饶了。”

宋二郎有些于心不忍,他走过去准备扶着王二妮,却被她如毒蝎一般的避开,眼神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,他忍不住柔声说到,“别怕,一会儿累了就告诉俺。”

山里越走越深,树木密集,到处可以见到合抱粗的参天大树,隐隐的似乎还能听到豺狼的吼叫声,王二妮走了半天的路又渴又累,在加上这吓人的野兽声音,脚下一个不小心,踩空了一脚,摔在了地上。

宋二郎急忙赶了过去,用宽大的手拍了拍她的衣衫,“咋这么不小心呢?是不是累了?俺还是背着你吧。”

没等王二妮反应,宋二郎就把王二妮被到了宽阔的肩膀上, “别怕,你躺在俺背上睡一会儿,马上就家了。”

宋二郎厚实的肩膀,有力的手臂把王二妮牢牢的抓住,王二妮一晚上没睡,实在累及,不过一会儿就睡了过去。

王二妮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了七嘴八舌的声音,而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人当成玩具一样随意揉捏。

宋大郎一副高深的摸样,“这丫头是十五岁吗?我怎么看才十岁的样子?”

宋五郎留着鼻涕,“大哥,俺喜欢她,长的真好看。”

宋三郎眼神犀利,“谁先洞房?”

王二妮被洞房的话惊得睁开了眼睛,只见她眼前围着五个男子,容貌年龄各异,只是个歌都如狼似虎的打量着自己,好像要把自己一口吞掉,而她则光溜溜的被脱光了衣服,平躺在炕上。

宋四郎皱着眉头,“他奶奶个熊地,醒了。”

宋五郎擦了下鼻涕,小心翼翼的附在王二妮微微隆起的小兔子上,嘻嘻傻笑,“媳妇这真软,在大点就好了。”

宋三郎捏着另一边的小兔子,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五弟,咱以后多给媳妇吃点土豆。”

宋二郎仰着头,“胡说,土豆根本不行。”

宋三郎,“那你说吃什么?”

宋二郎,“我听人家说要多吃猪脚。”

宋五郎 “可是咱家二头猪都卖了,就为了娶媳妇,只剩下猪崽子了。”

“你们都别说了,没看媳妇快哭了。”坐在王二妮一旁的宋大郎说道。

其实王二妮何止快哭了,她已经哭了很久了,“……呜呜,放开我……”

几个人见王二妮哭了,都有些无措,面面相视,他们都没有和女人相处的经历,更不知道如何去哄一个女孩,宋二郎温柔的擦了擦王二妮的眼泪,“别哭拉,小乖乖。”

“我不要洞房……”王二妮说完哭得更厉害,因为她发现五个兄弟的小帐篷都起来,谁能来救救她,这么小的身板,这么小的年纪,五个男人?不是要她命吗?

宋四郎暴躁的说道,“他奶奶个熊地,俺就说要买就买李家村的那个寡妇,这个太小。”

宋三郎,“这小丫头在养两年,肯定比那寡妇好看。”

宋五郎心疼的说道,“ 媳妇哭得真伤心,要不就把洞房的日期推一推吧?”

宋二郎点头,“我看还是等媳妇在大点?”

宋大郎看了看几个兄弟,又看了眼因为害怕而哭得惊惧的王二妮,下达了最后的命令,“老规矩,投票吧。”

五个兄弟面面相视,女人对于宋家五兄弟来说,从来都是只闻花香不见其真面目,现在这样一个水灵灵的,粉嫩嫩的小女孩光溜溜的躺在自家的炕上,又是名正言顺的媳妇,只要是正常的男子都会有心思,更何况是宋家五个老光棍加小光棍,都是没尝过女人的老树桩……

王二妮见几个人犹犹豫豫的神色,哭的更大声了,似乎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委屈,她越想越觉得难过慌,这都什么破事啊,难道她穿过来的第一天就要遭受轮奸?光想想她就想去死……,要知道在现代她连男朋友没有谈过,这也太……

宋二郎最是憨厚的,有些看不下去了,把王二妮抱进怀里,笨拙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对着几个兄弟说道,“俺看还是等媳妇在大点吧……虽然说十五岁了,但是这身板实在是……哭的真是可怜。”

王二妮依偎进宋二郎厚实的怀里,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委屈的说道,“我十四岁了,不是十五……”

宋三郎皱了皱眉头,“那李媒人明明说十五岁了啊”

“他奶奶个熊的,肯定是骗了俺们。”宋四郎长的魁梧,眉目刚硬,愤怒的握了握拳头打在炕上。

宋五郎从怀里拿了个手帕出来,白色的棉布手帕似乎用了很久,有些发黄,他用手背擦了下鼻涕,把手帕放到王二妮的脸上,“媳妇,别哭,俺帮你擦擦。”

王二妮看了眼宋五郎手背上黄色的鼻涕,恶心的咽了下口水,只是知道这孩子心意是好的……,这么多人看着不好拒绝,还好送二郎及时把手帕接了过来,擦着她脸上的泪珠。

“疼……”宋二郎手上没个轻重,擦的王二妮脸上都红了起来,宋五郎心疼的说道,“哥哥,你就不能轻点。”

宋大郎摇了摇头,“我看还是等二妮子满十五岁吧,还太小了。”家里一向都是他做主,几个兄弟虽然心里渴望,但是这王二妮看起来不过小女孩的身材,干瘦的厉害,他们也不是没有度的人,相反正像王母说的那样都是心地纯善的人……他们在王二妮可怜兮兮的目光下都没了异议,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王二妮把脸埋在宋二郎的怀里,觉得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,起码一年……,她总会有办法逃出去吧?

虽然今天是成亲的日子但是家里清贫,所以田里的活是耽误不得的,宋二郎,三郎,四郎都去下了田,宋大郎从出生就带着病根,一直都有些体弱,宋五郎还小也不能下地,家里都是宋大郎做饭,宋五郎帮着喂喂鸡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杂活。

宋大郎怜惜王二妮一早就要起来赶路,刚才又哭的厉害,耗了体力,就让她在屋内好好睡觉。

宋家茅草屋就两个房间,西屋和东屋,西屋是几个兄弟住的,东屋以前住着宋家的双亲,只是后来两个人相继故去,房子一直空了下来也没人愿意去住,也许是怕触景生情,也许是都在一起睡,可以聊天,几个兄弟一直挤在西屋的炕上睡觉,王二妮自然就和几个兄弟一起住西屋。

王二妮嗓子很疼,刚才的大哭似乎加剧了她的伤口……,昏睡中她朦朦胧胧的想着如果有金嗓子喉宝含一含该多好,一会儿又觉得虽然宋家的被子很旧,但是似乎经常晾晒,有种清新的阳光味道,很软,很舒服……,渐渐的她进入了梦境,梦中她又回到了乡下的家中,母亲满是皱纹的脸,几个姐姐高兴的神色,还有父亲慈爱的笑容,以前曾经见过无数次的场景,这一次却让她留下了眼泪,她真的很想她们……

“大哥,媳妇怎么又哭了?”宋五郎稚嫩的童音。

“俺看看……,她脖子伤到了,你去把晒好的草药拿过来,那个靠左边的。”宋大郎冷清的声音,带着沉着。

王二妮昏睡中感觉脖子的清凉清凉的,她舒服的舒了一口气,转了个身准备继续睡……不知道是谁从一旁稳住了她的肩膀,在耳旁说道,“不要动,马上就好了。”

低沉的声音让她愣了愣,迷迷糊糊的脑中似乎想起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山沟沟里,然后还被迫嫁给了五个兄弟做共妻……,想到这里,王二妮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睁开了眼睛,只见宋五郎正爬在炕沿上睁着一双大大的纯净眼睛注视着她,而宋大郎则坐在她的旁边,从碗中拿出一种绿色的药糊糊抹在她的脖子上,原来那种清凉的感觉是因为这东西。

王二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宋大哥,我自己来吧。”

宋大郎像是没有听见一样,继续着他的动作,脸上的表情有些……阴沉,是的,王二妮没有看错,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,弄的王二妮琢磨着自己哪里得罪了他。

宋大郎虽然表情不虞,但是动作很轻,也很温柔,因为体弱从小没有怎么干过活,手指白皙修长,过了好一会儿,抹完了药,又接过宋五郎递过来的白布帮她缠了缠,这才作罢。

“以后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要轻生,叫人轻贱!”宋大郎说完,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王二妮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之前上吊的事情被知道了……

宋五郎擦了擦鼻涕,嘻嘻一声傻笑,“媳妇,大哥是想娘了,你别生气。”

“娘?”

“嗯,据二哥说,娘就是因为爹爹去了心里受不了才上吊了,是大哥把娘房梁的吊绳里放了下来……,不过那时候俺还小,不知道,俺还没见过娘长什么摸样呢。”宋五郎说完难过的低下头。

王二妮真是哭笑不得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上吊可不是她啊……,只是既然自己拥有了这具肉身,她也只能认了。

“五郎,你过来!”王二妮朝着宋五郎招了招手。

宋五郎眼睛一亮,把鞋子一脱,麻利的爬上了炕沿,坐在了王二妮的身旁,“媳妇你叫俺干嘛?”

王二妮拿过手帕擦了擦宋五郎的手背,尽量温柔的说道,“这流了鼻涕就要擦掉,可不能用手胡乱抹了,知道吗?”她想赶紧要把宋五郎不讲卫生的毛病改过来,不然她这么看着连饭都吃不下了。

宋五郎闻着王二妮身上的馨香,听着她温柔的声音,眼睛瞪的大大的,不过一会儿眼圈就红了。

王二妮还以为自己话让他不高兴了,赶忙问道,“怎么了?是不是弄疼你了?”

宋五郎摇了摇头,磕磕巴巴的说道,“媳妇你对俺真好,从来没人对俺这么好过……”

王二妮轻声说道,“怎么会,你几个哥哥,还有你故去的父母心里都是疼爱你的。”

“才不是,都说是因为俺,爹娘才死的,俺就是扫把星。”宋五郎委屈的哽咽道。

“他奶奶个熊的,这是谁说的?”从门口传来一声暴躁的怒吼。

原来是宋家兄弟下田回来了,宋四郎刚进门,就听到宋五郎哭哭啼啼的声音。

宋五郎马上把身藏在了王二妮的怀里,只露出一双眼睛说道,“还不是你的相好,李家村的刘寡妇!”说完就又害怕的把头缩了起来。

宋四郎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,像是被人揭开了心底最深的秘密一样,脸色通红,就像是熟透了苹果一样,配着他魁梧身材,刚毅的面容颇有些不伦不类,不过一会儿,哼的一声,摔门跑了出去。

跟随而来的宋三郎嘻嘻一笑说道,“真难得,四郎也有害羞的时候。”

宋二郎最是憨厚的,看不得别人太过窘迫,忙说道,“吃饭了,媳妇,五郎,出去吃饭了。”忽然看到王二妮脸上的绷带,有些诧异的问道,“这是怎么了?可是哪里难受?”

王二妮摇了摇头,“没事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她心中暗想别是又看出之前上吊过……,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“那要不要俺……”宋二郎搓了搓粗糙的手背,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要不要俺抱着你出去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王二妮脸腾地红了起来,她忙说道,“不用,我自己能走。”

宋二郎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,“那赶紧出来吧,今天大哥特意做了猪肉,可香了。”

院子内摆着木桌,宋家几个兄弟围绕着坐着,桌上放了三碟菜,一碟炒白菜,还有一碟炒土豆,还有一碟是放了几片猪肉,主食是菜粥,王二妮想,不是说炖了猪肉了吗?怎么只放了几片肉?

王二妮小时候也是苦大的,寻常也吃不到肉,鸡蛋也是难得吃,因为都要存了去卖,在后来她在酒店里当服务员光伺候别人,看着那些人吃好吃的不知道有多馋,不过也有个好处,倒是没少学些厨艺,没想到穿过了过来,这日子过的……一样的苦,她哪里知道去年这一代闹了灾荒,一般人家连饭都吃不上了,宋家算是好的。

几个人默默的吃饭,王二妮吃了口白菜,又喝了口粥,就见众人都不吃而是发愣的看着自己,她有些窘迫摸了摸脸,“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宋五郎嘻嘻一声傻笑,“媳妇,你吃饭真好看,秀秀气气的。”

宋大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,几个人如梦清醒一般,忙把头低了下来埋头猛吃。

“喏,给你!”一片猪肉被夹道了她的碗里,王二妮讶异的抬头,只见宋四郎别扭的看着自己。

“噢,谢谢,你也吃。”王二妮自然的道谢道。

“俺……”宋四郎一片欲言又止的摸样,见王二妮看着自己,终于鼓起勇气说道,“俺没有喜欢过刘寡妇……”说完脸色绯红,一口喝掉菜粥,风一样的溜掉了。

余下请看:http://www.19lou.com/forum-26-thread-9501332348262469-1-1.html

一女五夫的幸福生活为什么不写了

答: 所以啊,现在的小说都是在教女人如何出轨,男的一夫多妻,你们女人说恶心,花心,不要脸。
女人一妻多夫,你们开心的不得了,怎么不想想我们男的会认为你是什么东西?biao子?dang妇?所以下次看到你男朋友脚踏N条船的时候,不要伤心,不要悲痛,要和其他的女人好好相处。
因为这都是你们女人自己作的

猜你喜欢